佛法僧

我一脸无语的耸了耸肩
更新时间:2019-10-03 16:5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我非常喜欢《死人发》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

  赵梓凯听到这么说,这才安心都的把名字签了上去,文件一试两份。巫赋看着赵子凯把这张卖身契给签了字,才放心地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说道: “那咱们这一次去苗寨的计划就算是定下来了,这一次就由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发。” 去苗寨这件事情我倒是无所谓,毕竟已经去过好几回了,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而且苗寨当中有颇多医蛊圣手,说不定还有方法可以治的好余溪的魂魄。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得带上余溪。 但是除了这些疑问之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在苗寨里面就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想要在苗寨当中找到线索未免也太困难了一点。其实何止是困难一点点?我心中暗叹。 巫赋听到我说的这个问题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缓缓的说道: “你说说这个问题,我在之前就考虑到了,而且凭着特殊案件调查局的能力,想要在苗寨之中找到一两个可以帮忙的人也没有多少困难的。” “你的意思是,你在苗寨里面有人。”我,抬眼看了一眼巫赋好奇的说道。 就看见巫赋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 “何止是有人,那是大大的有人。这还要从敖老先生说起,当年他在苗寨当中,相识之人颇多,其中有一个苗家老鬼和他关系最好,他当年说过如果有关于苗寨之中的事情没法处理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去. 拜访一下这个苗家老鬼他可以帮上我忙,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看就有必要请一请这个苗家老鬼了。”说完话巫赋从抽屉当中掏出了一个锦盒,盒子里面放着一块鬼脸令牌。下面刻着用小篆写成的苗家老鬼四个字。 “敖老先生曾经说过,拿着这块令牌去找苗家老鬼见牌如见人。无论如何,他都会帮上我们的忙的。”巫赋笑了笑说道。 我看着这块放置锦盒当中的鬼脸令牌,如果真的在苗寨里面有人的话,这件事情处理起来那就多了几分胜算。不由得欣慰地笑了笑。 “那你看什么时候,进入苗寨。”我好奇的问巫赋道。巫赋低头思考了一阵子,然后抬起脸说道:“还有一个人要和我们一起去,约定的时间是明天,到时候我们一起进入苗寨。” 我听到他说的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特殊案件调查组一向行事精明,怎么可能会突然带外人一起处理事情,不由得起了一丝疑惑,就看见巫赋笑了笑说道: “这个没有什么打紧的,也是一个关于这件事情的人,好像是上面派下来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估计是那个王八蛋王局长的人。” 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特殊案件调查局的基层事务全部都有巫赋来处理,估计是那个王八蛋王局长感觉自己的权力被架空了,所以说才空降了这么一个人下来,想要和巫赋支配一下关于特殊案件调查局基层事务处理的权利。 这是特殊案件调查局里面的政治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虽然说我也挂了一个主任的名头,但是基本不处理关于特殊案件调查组里面的日常事务,所以说对于这些事情也不感兴趣并没有往下追问下去。 巫赋笑了笑,也没有,把话接着往下说去只是看了看手表对,我们几个人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早一点来特殊案件调查局到时候我们一起进去。” 这一个晚上我是整宿都睡不着,脑海当中不断都在思索着关于这件事情等到天刚刚擦亮就拉着赵梓凯和余溪两个人直奔特殊案件调查局。 没有想到的是巫赋比我们起得更早,早就在特殊案件调查组里面等着了,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啷当岁,背后背着一个双肩包. 看上去倒是还挺精神。巫赋也没有和我介绍这个年轻人是谁,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们几个人上车朝着苗寨奔去。 由于之前已经去过几次苗寨对于这个地方的路程也算是熟悉,并没有费太多的周章就朝着苗寨开去,不过这一回要去寻找苗家老鬼的地方比之前去的苗寨还要更进去. 之前我们去的只不过是熟苗地区或者是熟苗和生苗两个地区交界的地方,这一次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完完全全的在生苗的中心地带。 刚刚进入,苗寨的地方还有几段水泥路,在往下面开可就剩下了单车道而且是泥泞不堪的道路,这都还算好的只不过是在熟苗的地区,车子依旧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发现了普洛克涅要传达给她的秘密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